鄧小平:關于西南少數民族問題

日期:2004/07/10  來源:  字號:[ ]

關于西南少數民族問題

鄧小平
(1950年7月21日)

    在少數民族問題上,我還是一個小學生。同志們對這個問題的研究比我要多,又是專門做這方面工作的。我今天主要是把西南的情況,同少數民族的問題聯系起來講一講。
    少數民族問題,在西南來說是很重要的。我們中國的少數民族最多的地區,一個是西北,一個是西南??峙攣髂媳任鞅被茍?,而且情況也比較復雜。西南的國境線從西藏到云南、廣西,有幾千公里,在這么長的邊境上,居住的絕大多數是少數民族。少數民族問題解決得不好,國防問題就不可能解決好。因此從西南的情況來說,單就國防問題考慮,也應該把少數民族工作擺在很高的位置。
    西南的少數民族究競有多少,現在還不清楚。據云南近來的報告,全省上報的民族名稱有七十多種。貴州的苗族,據說有一百多種,實際上有些不是苗族。例如侗族,過去一般都認為是苗族,實際上語言、歷史都不同。他們自己也反對這么說。從這一情況就可看出,我們對少數民族問題不僅沒有入門,連皮毛還沒有摸著。當然經過三兩年工作之后,對各個民族有可能摸清楚。歷史上弄不清楚的問題,我們可能弄清楚。
    在中國的歷史上,少數民族與漢族的隔閡是很深的。由于我們過去的以及這半年的工作,使這種情況逐漸地在改變,但不是說我們今天已經消除了隔閡。少數民族要經過一個長時間,通過事實,才能解除歷史上大漢族主義造成的他們同漢族的隔閡。我們要做長期的工作,達到消除這種隔閡的目的。要使他們相信,在政治上,中國境內各民族是真正平等的;在經濟上,他們的生活會得到改善:在文化上,也會得到提高。所謂文化,主要是指他們本民族的文化。如果我們不在這三方面取得成效,這種歷史的隔閡、歷史的裂痕就不可能消除。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,只有在消除民族隔閡的基礎上,經過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,才能真正形成中華民族美好的大家庭。我們是有條件消除民族隔閡的。歷史上的反動統治實行的是大民族主義的政策,只能加深民族隔閡,而今天我們政協共同綱領所規定的民族政策,一定能夠消除這種隔閡,實現各民族的大團結。
    我想講點西康藏族的情況。過去藏族與漢族的隔閡很深,但是我們進軍西南,特別是宣布了解放西藏的方針,提出十項條件以后,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過去他們的情況怎樣呢?過去西康的反動統治把他們搞苦了。我們進去以后,首先宣布了共同綱領的民族政策,同時我們軍隊的優良作風也在一些具體問題上體現出來,例如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,尊重藏民的風俗習慣、宗教信仰,不住喇嘛寺等,這樣就贏得了藏族同胞的信任。他們說,我們的軍隊太好了,老百姓的房子,就是下大雨,不讓進就不進,不讓住就不住,這是實行正確政策的結果。歷史上的統治者,何嘗沒有宣布過好的政策,可是他們只說不做。我們的政策只要確定了,是真正要實行的。對于我們提出的十條,有的西藏的代表人士覺得太寬了點。就是要寬一點,這是真的,不是假的,不是騙他們的。所以這個政策的影響很大,其力量不可低估。因為這個政策符合他們的要求,符合民族團結的要求。

 

    在西南少數民族地區,歷史上我們黨曾經做過一些工作,產生過好的影響。長征時,紅軍經過的地方,如云南、貴州,散布了一些革命的種子,就是在西康,也有一些革命影響。紅軍北上時,為了自己的生存,做了一些犯紀律的事,那時餓慌了,沒有辦法。現在我們應該跟他們說,當時全國革命的負擔放在你們的身上,你們對保存紅軍盡了最大的責任。對那時辦得不對的事,應當向他們賠禮。這次我們到那里,一些藏族人士也很坦白地說,那時把糧食吃光了,心里不愿意,現在了解了。他們為自己的解放感到高興。
    經過這些歷史上的工作,加上今天的工作,我們完全可以解決幾千年遺留下來的民族隔閡,把各民族團結好。在世界上,馬列主義是能夠解決民族問題的。在中國,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毛澤東思想,也是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。只要我們真正按照共同綱領去做,只要我們從政治上、經濟上、文化上誠心誠意地幫助他們,就會把事情辦好。只要一拋棄大民族主義,就可以換得少數民族拋棄狹隘的民族主義。我們不能首先要求少數民族取消狹隘民族主義,而是應當首先老老實實取消大民族主義。兩個主義一取消,團結就出現了。
    我們進軍西南以來,有這么一個概括的認識:西南的民族問題復雜,西南民族問題必須解決好。這牽涉到各方面的工作,但我們對情況又了解得很少,因此強調要采取非常穩當的態度,從一開始就把民族關系搞好。強調解除各民族對人民解放軍的顧慮,解除民族之間的隔閡。對少數民族的許多事宜,不盲動,不要輕率地跑去進行改革.不要輕率地提出主張,宣傳民族政策也不要輕率。在實際行動中嚴格執行紀律,不侵犯他們一絲一毫的利益,包括征集公糧也要照顧他們的實際困難,首先保證決不能超過歷史上的負擔,只能少于歷史上的負擔。我們確定:在少數民族里面,正是由于過去與漢族的隔閡很深,情況復雜,所以不能由外面的力量去發動少數民族內部的所謂階級斗爭,不應由外部的力量去制造階級斗爭,不能由外力去搞什么改革。所有少數民族內部的改革,都要由少數民族內部的力量來進行。改革是需要的,不搞改革,少數民族的貧困就不能消滅,不消滅貧困,就不能消滅落后.但是這個改革必須等到少數民族內部的條件具備了以后才能進行。
    現在我們民族工作的中心任務是搞好團結,消除隔閡。只要不出亂子,能夠開始消除隔閡,搞好團結,就是工作做得好,就是成績。如果我們患急性病,像在漢族區域一樣,總想很快地拿到糧食,很快地把群眾組織起來,使工作見效,那就非出亂子不可。過去其他地區出了些亂子,其中極重要的原因就是患急性病。這教育了我們的許多同志,不能患急性病,來一點“慢性病”沒有關系。“慢性病”不會犯錯誤,急性病就要犯錯誤,別的事情既不能患急性病又不能患慢性病,這件事情不要怕患“慢性病”。當然我們還是要做工作,不能因為怕患急性病就睡起覺來,要穩步地做,摸準情況前進。團結的基礎鞏固一步,工作也就前進一步。我們有些同志主觀愿望是好的,但是患急性病,因此領導上要經常防止急性病。當前在少數民族地區做工作,一個重要原則就是不準出亂子,不能把事情搞壞。一百個干部有九十九個做得好,有一個干部出亂子,也可以把事情搞壞?;謖庋南敕?,我們派往少數民族地區的干部要少而精,不在數量而在質量。他們要懂得民族政策,真正想把少數民族工作做好,不準一個人出亂子。必須保證這一點。這個時期西南在民族問題上還沒有出什么亂子,原因就是工作穩當,這就叫成績。

 

    那末,到現在工作做得夠不夠呢?現在已經出現了一系列的新問題,需要我們進一步做工作,否則就要出亂子。舉例來說,共同綱領規定,各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,應實行民族的區域自治。綱領宣布了,少數民族很高興,在高興的同時,就要問什么時候實行,如何實行。他們要求兌現。如果半年不兌現,一年還不兌現,他們就會不相信我們的政策。這個政治上的問題,不解決不行。我們黨在歷史上曾經遇到過這個問題,比如在內蒙古,這方面是有經驗的。在陜甘寧邊區的北面,也有些經驗。而在廣大的新區,還沒有經驗,對許多干部來說還是個新問題。但是現在必須開步走,因為少數民族的要求是迫切的。在西康,有的代表人士甚至還想在實行區域自治時用“波巴政府”這個名字。現在這件事還沒有談好,不過一定要有一個他們滿意的名字才行。西康有許多地名是漢人取的,我們叫慣了,不等于他們習慣。這還是一個名稱問題,其他問題就更復雜了。比如康東過去劃有縣,有一二十年的歷史了,現在實行民族區域自治,還保存不保存。縣呢?從發展前途看,保存縣有好處,而且已經是習慣了的,但是他們贊成不贊成呢?有一個原則,他們不贊成就得取消,另外劃?;褂?,在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時候,少數民族內部問題如何解決?有的過去打冤家,你打過來,我打過來。這主要是過去推行大漢族主義的反動統治階級挑起來的,是大民族主義統治弱小民族的手段,但是他們內部也有很多利害關系。我們應該冷靜地考慮這些問題.使他們團結起來,不要再打冤家。又比如實行民族區域自治,我們派不派干部?派是必要的,但一定要少而精,要派真正能幫助他們的干部,至于用什么名義,這要跟他們商量。我們的同志去工作,是一件苦差事,思想要搞通.要有一些愿意做這個工作的同志去那里工作。這一系列問題,牽涉到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政策。
    今天我們在西南實行民族區域自治,首先開步走的應是康東,因為各種條件比較具備。第一,藏族同胞集中;第二,歷史上有工作基??;第三,我們進軍到那個地方后,同藏族同胞建立了良好關系;第四,那里還有個進步組織叫東藏民主青年同盟,有一百多人。有這些條件,就能馬上去做工作。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,如果解決得好,可以直接影響西藏。其他地方也要積極創造條件去做,不能只停留在口號上。有些地方也可以先成立地方民族民主聯合政府。比如大小涼山是彝族聚居區,應該實行民族區域自治,但現在條件不夠,這樣的地區暫時只適宜于成立地方民族民主聯合政府,這對他們更有好處。云南、貴州也是適合于成立地方民族民主聯合政府的?;箍?;以在聯合政府下面,實行小區域自治,比如一個民族聚居鄉。少數民族的事應該由他們自己當家,這是他們的政治權利。

 

    從經濟上看,現在不開步走也不行了。比如西康,這方面也出現了一系列的問題。首先是糧食問題,現在我們只進去三四千人,一下就借了七十萬斤糧。一些進步的上層人士幫忙很大,不但把糧食借給我們,而且價錢公道。但是老是這樣不行,少數民族群眾負擔不起。再如市場問題,貿易問題,金融問題等,這些經濟問題也遇到了,如果不解決,就會動搖政治的基礎。實行民族區域自治,不把經濟搞好,那個自治就是空的。少數民族是想在區域自治里面得到些好處,一系列的經濟問題不解決,就會出亂子。毛主席對西藏問題就確定了兩條,第一是實行民族區域自治,第二是進軍西藏“不吃地方”。這兩條搞好了.才能解決西藏問題,才能團結起來鞏固國防。這兩條對所有少數民族地區都是適用的。政治要以經濟做基?。〔患峁袒剮新?如果我們只給人家一個民族區域自治的空頭支票,而把人家的糧食吃光,這是不行的。我們對少數民族地區確定了一個原則,就是在漢族地區實行的各方面的政策,包括經濟政策,不能照搬到少數民族地區去,要區分哪些能用,哪些修改了才能用,哪些不能用。要在少數民族地區研究出另外一套政策,誠心誠意地為少數民族服務。比如貴州的少數民族,大多住在山上,如果我們能夠給他們解決吃鹽的問題,那就一定能夠得到他們的擁護。又如西康現在還不通汽車,怎樣在經濟上同內地溝通,從內地進什么貨,他們的東西怎么運出來,價格如何,怎樣使他們有利可得,這些都要妥善處置。我們在貿易上實行等價交換,但是有時還要有意識地準備賠錢。我們幫助少數民族發展經濟,很重要的一環是貿易,經濟工作應當以貿易工作為中心。要幫助少數民族把自己的貿易活動組織起來,這不是我們能夠包辦的。貿易中要免除層層中間剝削,使他們少吃虧。這樣經濟就活了,他們的生活也就會好起來。目前的關鍵就是首先要使他們在貿易中獲得利益,然后在這樣的基礎上,幫助他們逐步地從農、工、牧、商等方面發展。
    在文化方面,也有許多工作要做。要盡快提高少數民族的文化水平。應在少數民族地區舉辦一些教育事業,動員一些人到那里去辦學校。現在最好先辦一些訓練班,著重宣傳民族政策。辦學校最困難的是沒有教員。我們不是沒有經費,不是其他問題,就是沒有人教課。西南人才缺乏,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,就必須迅速創辦民族學院,吸收一些青年進民族學院深造。同文化教育相聯系的還有衛生問題。少數民族地區衛生工作也很重要,那里迫切需要醫藥。在當前來說,文化工作首先要以衛生工作為中心,衛生工作作用很大。

 

    所有這些事情,政治的也好,經濟的也好,文化的也好,現在都要開始去做。所有這一切工作,都要掌握一個原則,就是要同少數民族商量。他們贊成就做,贊成一部分就做一部分,贊成大部分就做大部分,全部贊成就全部做。一定要他們贊成,要大多數人贊成,特別是上層分子贊成,上層分子不贊成就不做,上層分子贊成才算數。為什么?因為在少數民族地區,由于歷史的、政治的、經濟的特點,上層分子作用特別大。進步力量在那里面很少,影響很小。將來這個力量發展起來,會起很大的影響,現在不起決定影響。現在一切事情都要經過他們上層,要對上層分子多做工作,多商量問題,搞好團結,一步一步引導和幫助他們前進。如果上層這一關過不好,一切都要落空。我們有些同志往往采取激進的辦法,以為不通過上層分子能搞得更好。事實上不是搞得更好,而是搞得更壞,不是搞得更快,而是搞得更慢,因為阻力大。對上層分子的工作做好了,推動他們進步了,同我們的合作搞好了,這樣,在他們的幫助下來推進工作,就要順當得多。有的同志思想有顧慮,以為這樣做會喪失階級立場,不懂得在那里階級立場表現得不同。什么叫正確的階級立場?就是現在不要發動階級斗爭,做到民族與民族之間的團結.這就叫正確的階級立場。當然我們也不是完全依靠上層,而是通過他們慢慢影響各方面的工作。
    附帶說一說,有一些特殊問題,也要根據實際情況解決。比如我們在少數民族地區確定不搞減租,不搞土改。,但是貴州苗族人要求減租,要求土改,而且比漢人還迫切。究其原因,這是很自然的,因為貴州苗族中地主很少,他們絕大部分種漢人的地,而且是山坡地。他們的要求很合理。如果不允許他們實行減租、土改,那就是大漢族主義,就是不直接照顧他們的利益。但是這樣的要求,可能苗族上層少數地主分子不贊成。所以我們特別作了規定,凡是種的土地是漢人地主的,就實行減租、土改,而種的土地是苗族地主的,就不實行減租、土改,由他們本民族慢慢地采取協商的辦法去解決。這就是說,減租、土改在少數民族地區不是完全不提,有些地區還應該進行,但必須有一個條件,就是他們有這個要求,而且不是少數人要求,而是大多數人要求,不是我們從外面給他們做決定,而是由他們自己做決定。又如,在少數民族地區,怎樣實行民族區域自治,怎樣成立聯合政府,要考慮方式方法問題??梢圓捎謎倏骼啻砘嵋櫚男問?,這種形式在內地收效很大。通過代表會議征求意見,商量研究,可以避免主觀地決定問題。有時我們是一番好意,就是做出的決定不正確。但即使決定正確,如果沒有通過他們,也會遭到反對。只要通過他們,即使有的決定還有缺點,他們也是會擁護的。
    最后談談工作態度問題,我們的工作方法就是剛才談的,一切事情和他們商量,用開代表會議的方式解決問題。我們的工作態度是實事求是,老老實實。最近我們有這樣的體會,就是在尊重少數民族風俗習慣方面,也要老老實實。我們要主動向他們說清楚,正是因為風俗習慣不同,容易引起誤會,容易犯忌諱,可能得罪了人還不知道。有些生活習慣我們很想學,但是一下學不會,也勉強不得,請他們原諒。這就叫老老實實。這樣容易得到同情。我們做政治工作,經濟工作,文化工作,都應該采取這種態度。
    中央民族訪問團這次到西南來,必定對我們幫助很大。你們在少數民族方面研究、了解的東西比我們多得多。特別是你們下去以后,親身接觸具體情況,會發現許多問題。我們很希望同志們研究各種問題,多提意見,哪怕是一個片面的意見,也比沒有意見好。現在我們就是苦于沒有意見。同志們在這方面不要客氣,有什么感覺就跟,當地同志說。下面有些同志可能主觀性強些,你們可能碰一鼻子灰,或者對你們提出的問題不重視,或者對問題見解不同,而且很可能他們的見解是錯誤的。遇到這樣的事,你們不要生氣,可以給我們寫信,或者給省里的同志寫信,總會得到合理的解決。假如你們有些意見不對,我們也告訴你們。這樣,依靠同志們的工作,我相信可以解決西南最復雜的又是最重大的問題——民族團結問題,至少可以打下一個很好的基礎。 

——選自《鄧小平文選》第1卷,人民出版社,1994年10月第2版,這是鄧小平同志在歡迎西南地區的中央民族訪問團大會上的講話。